“感谢俩位贵客的赏脸,难得还能记得在下,不辞辛苦前来赴约。”拓跋泽跟着一进去,便堆起满脸的笑容来道。

  梅汐媛与陆天骄也都已卸下了帏帽的遮挡,陆天骄先开口不屑地说:“大皇子之前隐藏的还真是不浅啊,着实让咱们真正成了那些个有眼无珠之辈。”

  拓跋泽早已料到,自己的身份终会被这二人识破。

  几乎面不改色,一边替俩人亲自斟茶,一边甚觉抱歉地道:“身处于乱世之中,一切皆是不得已而为之。可自始至终,除了向二位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外,在下从未做过伤害二位之事,且处处想方设法在替俩位排忧解难,不是吗?”

  说着说着,似是就连自己都觉得讽刺极了:“况且,如今在下国破家亡,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孑然一身,真的就只是一介平民,早已不是什么大皇子了。所以,还望俩位贵人莫怪。”

  “你这会儿倒是真变老实了,竟一点儿也不替自己辩解几句。”一旁的梅汐媛亦开了口。

  拓跋泽一听,紧忙回过神来先将斟好的茶双手奉上到其面前,朝其诚恳地说:“是在下办事不力,辜负了公主当日所托。如今幸得天不亡我,这不一喘过气来便亲自向俩位来负荆请罪了吗?”

  “什么?我没听错吧?让堂堂北烈国大皇子向我们俩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负荆请罪,我二人可不敢当!”梅汐媛还未说话,陆天骄一想起上次在四海茶庄的事来心里就窝火,便阴阳怪气地说。

  拓跋泽又紧忙捧起另一盏茶来,朝陆天骄深深躬身施礼,道:“陆大小姐大人有大量,过去的事,千错万错,都是在下的错。还望过去一切就此一笔勾销吧。”

  “哼!”陆天骄虽面儿上冷冷地朝其哼了一鼻子,又恨恨地斜了他一眼,可终还是接过了他手里的茶盏。

  看着陆天骄也算是安静了下来,梅汐媛方才开口问:“说吧,你派人叫我二人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陆天骄亦气呼呼地跟了句道:“还不快说,莫是这次又有什么交易?不知又要咱们付多少筹码?”

  “真是见笑了。上次的事没能替二位办成,在下至今都一直耿耿于怀,哪里还敢再向二位提及筹码的事。”

  拓跋泽话音刚落,陆天骄竟故意朝其摊开手去,打趣他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不如就请将上次的筹码原数奉还于我们吧!”

  “妹妹……”梅汐媛见拓跋泽顿面露难色,忙开口将她阻止。

  “哼……”陆天骄又是一鼻子冷哼,狠狠地白了拓跋泽一眼。

  想起上次在四海茶庄里,拓跋泽竟对自己那般势力,翻脸不认人,陆天骄至今都有一肚子的气无处可撒。

  这时,拓跋泽终于说话了:“虽然筹码在下是无法还给二位了,不过,这次的计划,在下敢用自己的性命保证,一定万无一失。”

  拓拔泽信誓旦旦地说完这句,便示意二人向自己靠拢,最后三人将脑袋挤到了一起,低声密谋起来。

  屋内,当拓跋泽将自己此次天衣无缝的整个计划和盘托出后,两个女子确是霎时间面面相觑着,惊呆了。

  她们不得不承认,拓拔泽的心狠手辣至极,远远超出了她们的想象,为达目的,他竟毫无底线。

  思虑半晌后,陆天骄有些疑惑地问:“既然你的计划都已经布置到如此完美的境界,那还叫我二人前来又是为了什么?不会是到时候,要我们替你在一旁鼓掌叫好吧?!”

  拓拔泽遂定睛看向了梅汐媛的脸,梅汐媛似是瞬间便明白了过来,却是恍若做梦一般不敢置信地开口朝其确认:“难道你要本公主助你在东宁的行动一臂之力?”

  拓拔泽的表情显然是肯定无疑了。

  梅汐媛稍一思索,便“啪”地一下,一把重重地拍在了三人面前的茶几上。

  当即拒绝道:“不行!那可是本公主的母国,生我养我的地方。就算再不济,我也不能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梅汐媛着实愤怒极了:“如今瘟疫只发生在龙虎城,其他地方并没有疫情传出,仅仅只为了护一城百姓,便要本公主冒着可能将会失了我整个皇家威严的可能,那不就等同于是本公主亲手将东宁拱手赠与你嘛!你这个如意算盘,打的可真是够精,够妙,够狠。”

  自己内心早已激动不已,可此时任凭说了这么多,一看拓跋泽,却是只自顾自地坐着悠闲品茶,梅汐媛愈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这时,拓拔泽笑着终于缓缓开了口想要试探她:“听闻永乐公主打从秦王府出来后……便整日里足不出户……”

  岂料未及其将话说完,似是果然已触动了梅汐媛的某根敏感的神经,她当即朝拓跋泽大声呵斥道:“住口!”

  仅仅几个字,却似是已试探出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拓跋泽笑了笑,继续说:“公主深居简出已久,怎么就能断定,如今疫情只发生在龙虎城,其余以外的地方就没有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闻此,两个女子顿都将目光一起惊看向了拓跋泽的脸。

  拓跋泽则不紧不慢地继续替俩人重新斟好了新茶之后,方才开口说:“天下如果真若是公主所想的这般太平的话,那般英明睿智的西秦秦王,又怎会被此事牵连,以至于西秦璟帝在朝堂之上如此震怒地将其禁足于府中闭门思过呢?”

  “这一切,难道都是你在暗中搞的鬼?”陆天骄顿时明白了过来,遂惊立起身来道。

  拓拔泽依旧脸上带着微笑,缓缓又斟了一杯茶,这次却是换做自己将其捧起悠闲地品了起来。

  最后,还不忘把玩着手里的茶盏一会儿,饶有兴致地说:“公主难道没有尝出来今日这道茶,是产自于何处?”

  闻此,梅汐媛方才复又端起茶盏来仔细品了品,最后惊讶地看着他的眼睛,说:“这……这是我龙虎城当年开春现制的仅供于宫廷皇室御用的龙鳞,你怎么会……”

  拓拔泽看着自己手中的茶盏里淡黄色的茶汤,又似是陶醉极了地嗅了嗅那沁鼻的茶香。

  之后,语气极为云淡风轻地说:“在下前段时日里闲来无事,只是往龙虎城里这么随便走了一遭。啧啧啧……那般人间仙境,风景秀丽的一个分水宝地,如今可是遍地的灾民。他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有等死。”

  仅听着这些话,梅汐媛就已觉得仿佛自己亲眼看到了这一切似的,瞬间其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拓跋泽看到梅汐媛此时痛苦又无助极了的表情,依旧没能停下来,兀自继续说:“在下实在是看不下去那一双双眼里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的眼睛,于是便将他们中的重症患者,分别转移到了灵空大陆的其他角落,希望能替他们四处寻医问药,好早日得到更好的救治。”

  说着,他移动目光问梅汐媛:“就连在下一个陌生人都如此不忍心看着他们继续痛苦下去,永乐公主作为他们的主子,难道就不想这场疫情早点儿结束,您的子民好少些痛苦与亡灵吗?”

  “拓拔泽,你……你简直丧心病狂,竟将疫病四处传播。”梅汐媛听了,难以置信,同时亦愤怒极了。

  拓拔泽定睛看着梅汐媛的脸,狡辩说:“在下此举难道不是在替公主您帮助您的子民们吗?难道是……在下错了?公主可是不喜欢?”

  忽然之间,拓跋泽像是魔症了一般:“哎呀!记得当时,在下可是对那些灾民们声称是他们远嫁西秦的公主派来拯救他们的呀,他们对公主您可是感恩戴德,感激流涕呢。公主不喜欢,这下可该怎么办才好?”

  “疯子,拓拔泽,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大魔头。”就连在一旁听着的陆天骄,亦是瞬间只觉毛骨损然。

  梅汐媛显然已被其惊得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已然再也坐不住,便即刻立起身来坚决地道:“本公主就算这辈子永远都回不去东宁了,也绝对不会与你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同流合污。你简直丧心病狂,本公主劝你,多行不义必自毙,这辈子,你都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妹妹,我们走。”

  启料话一说完,二人刚立起身来,正欲迈步出门,忽闻一阵声音响起道:“对了,近日听闻秦王府内金屋藏娇了一东宁国女子,似乎比永乐公主的身份更为尊贵。不但如此,听说,那女子似乎已经……有了身孕。又闻,纯太妃近日里,也是频频入宫与太后见面,不知在商议些什么家事?不过看来,或许秦王府……很快便会双喜临门了。”

  闻此,俩人顿时停下了脚下的步伐。

  梅汐媛咬了咬牙,悄悄握紧了双拳来,沉声说:“本公主答应与你合作。”

  说完,俩人复又转身回座了回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无限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最新章节,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 平板电子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admin#555vx.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09-2019 无限小说网txt小说下载